专题

2017年度职工权益维护十大典型案例

网络推荐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 > 正文 < 返回首页
关于工伤保险待遇与人身损害赔偿的认定
排名:TOP.1
点赞数:38690

一、争议类型

确认劳动关系。

二、核心观点

施工单位将部分工程承包给个人,而由个人聘请的劳动者与施工单位有无劳动关系,在事务中存在着不一样的判决结果。劳动者对于自然人聘任其进行工作的,必须明确该聘任是自然人的民事行为还是经用人单位授权的行为,最好以签订书面协议或合同的方式来明确双方之间的用工关系性质。劳动者若因工受伤的,在不确定其是否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前,可以同时向仲裁委和法院主张工伤保险待遇和人身损害赔偿,以保障自己合法权利。

三、案情简介

陈某于2016年7月22日起在广州某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程公司”)承包的东莞某展厅项目处从事土木工作。该项目的土木工程是由工程公司分包给自然人廖某,廖某再聘用陈某参与工作的。陈某与廖某口头约定工资260元/天,扣除20元/天吃饭钱,实际按240元/天发放工资,但未签订劳动合同和缴纳社保。陈某称其上班无需登记考勤,工作期间接受工程公司施工员的管理,但不知道施工员的名字,也不知道廖某和工程公司是什么关系。2016年7月29日,陈某在工作上不慎摔倒受伤并住院4个月,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由廖某和工程公司支付。陈某出院后,还受到工程公司支付的一万元现金作为后续治疗费用。2017年2月28日,陈某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其与工程公司在2016年7月22日至2016年7月29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017年4月13日,区仲裁委作出裁决,认为工程公司与廖某存在劳务关系,但无证据证明陈某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因此驳回陈某的仲裁请求。

2017年4月24日,陈某不服仲裁裁决向区法院提起诉讼。区法院经审理后于2017年10月13日作出判决,认为陈某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因此驳回陈某的诉讼请求。

在区法院驳回陈某的诉讼请求前,2017年4月14日,陈某通过司法鉴定认定为八级伤残。2017年7月21日,陈某向区仲裁委申请工伤保险待遇并提出中止审理,区仲裁委于2017年8月2日中止审理工伤保险待遇申请。2017年7月25日,陈某向区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并提出中止审理,但法院于2017年9月6日正常开庭审理。庭上陈某、廖某、工程公司三方达成调解,由工程公司、廖某一次性向陈某支付12.5万元作为赔偿。

陈某获得赔偿后,于2017年10月20日向区仲裁委提交工厂保险待遇的撤诉申请,区仲裁委于2017年10月25日作出准许陈某撤回工伤保险待遇申请的仲裁决定书。

四、仲裁结果

(一)仲裁(确认劳动关系)

1、裁决理由:关于陈某与工程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首先,陈某虽在工程公司承包的东莞展某展厅项目处从事木工工作,并提供了临时出入证、病历、证明、收条、录音视频等拟证明,但临时出入证并非加盖被申请人的印章,也没有证据显示该证据系由工程公司出具给陈某;证明、病历等资料只是表明陈某在工程公司承包的项目工作并受伤的情况;录音视频也未显示工程公司确认陈某是其单位的员工,且工程公司为何给予申请人10000元作出了相应的解释,故上述证据并不能充分表明陈某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其次,陈某提供的合同书封面及工程公司提供的东莞某展厅木工班组安装补充协议、赔偿协议载明了工程公司系东莞某展馆装饰项目的总承包方,其单位将该工程项目的木工工程分包给了自然人廖某,再由廖某聘用陈某参与工作,且陈某对工程公司提供的补充协议、赔偿协议之真实性予以确认,据此,仲裁委对工程公司提出其单位与廖某系劳务关系并签订协议之主张予以采信。再者,陈某主张其是由廖某介绍入职,平时接受工程公司施工员的管理,但陈某却不清楚施工员的名字,也不知道廖某与工程公司是何关系,且工程公司亦不确认廖某是其单位员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陈某上述主张不足以表明其是工程公司之员工。最后,未有证据显示工程公司与陈某之间存在管理与被管理之情形,工程公司没有向陈某发放过工资,且陈某承认廖某承接木工任务之事实,在整个招用过程中均未显示廖某需征得工程公司的同意,并代为办理陈某的入职手续,无法通过廖某来证明其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陈某亦未能向仲裁委提供其他合法有效证据证明其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的规定,仲裁委认为陈某与工程公司不符合《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的确立劳动关系之情形,故本委对申请人要求确认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之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2.裁决结果:驳回陈某的申请请求。

(二)一审(确认劳动关系)

1.判决理由

本案争议焦点是陈某与工程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陈某主张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提供了东莞某展览馆盖章出具的《证明》、病历和《收条》予以证明,其中东莞某展览馆盖章岀具的《证明》载明陈某的受伤情况和工程公司承包该工程的情况,病历显示陈某的治疗情况,《收条》显示工程公司预支款项的情况,上述证据均未能充分证实陈某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工程公司主张与陈某不存在劳动关系,提供了《东莞某展厅木工班组安装补充协议》和《赔偿协议书》予以证明,显示工程公司将该项目工程的木工工作交给廖某。同时陈某于仲裁过程中表示其通过老乡廖某介绍到工程公司承包的东莞某展览馆项目工作,其与廖某口头约定工资为260元/天,扣除20元/天吃饭钱,实际按240元/天发放工资,工资由廖某通过银行转账发放,廖某于2016年8月29日向其发放2016年7月工资1680元,现没有充分证据证实廖某的上述行为代表工程公司,没有充分证据证实陈某接受工程公司的劳动管理,且工程公司没有向陈某支付过任何工资报酬,故不足以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法院对工程公司上述主张予以采纳,认定陈某请求确认其与工程公司从2016年7月22日存在劳动关系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2、判决结果:驳回原告陈某的诉讼请求。

(三)一审(人身损害赔偿)

1、案件经过:经法院、代理律师向各方阐明权利和义务,分析案件走向等,最终促成双方达成调解,由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

2、调解内容:

(1)被告工程公司、廖某于2017年9月15日前赔偿原告陈某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护理费、伤残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营养费共计125000元;

(2)本案受理费2300元,由被告工程公司、廖某共同负担。

(四)仲裁(工伤保险待遇)

1、案件经过:陈某提出申请撤销仲裁申请。

2、仲裁结果:准许申请人陈某撤回仲裁申请。

五、分析点评

(一)为何确认劳动关系一案未审结,便申请工伤保险待遇和提起人身损害赔偿之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六条规定:“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由于陈某是在2016年7月29日因工受伤的,在陈某第二次申请法律援助时已是2017年7月11日。因为确认劳动关系一案仍处在一审期间,在当时还未作出判决,待法院作出判决后,陈某权利主张将超过诉讼时效;同时,若法院最终判决双方劳动关系不成立,在法院作出判决后再提起人身损害赔偿之诉的话,陈某可能会面临因超过诉讼时效而败诉的风险,失去其应有而未及时主张的救济途径。因此,从维护当事人合法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在未确定陈某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前,同时向仲裁委和法院提起工伤保险待遇和人身损害赔偿并一同申请中止审理,待劳动关系一案确认后,再决定以何种案由向工程公司要求赔偿。若法院判决陈某与工程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则可按照工伤保险待遇来向工程公司请求赔偿;若法院判决陈某与工程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则可按照人身损害赔偿的相关规定进行追偿。

(二)主张人身损害赔偿的法律依据?

在确认劳动关系一案判决下来后,法院认为陈某与工程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那么陈某就要向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之诉,请求工程公司与廖某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本案中,工程公司将部分工程分包给没有资质的廖某完成,陈某在廖某的雇佣下因工受伤,因此应当由廖某承担赔偿责任,工程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陈某可以向工程公司和廖某主张因受伤期间而支出的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护理费、伤残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营养费等费用。

(三)人身损害赔偿和工伤保险待遇能同时主张吗?

就本案而言,适用人身损害赔偿的前提条件是陈某从事的是雇佣活动。而适用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和《工伤保险条例》,二者所调整的是劳动关系,而非雇佣关系。在法院认定陈某和工程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只能向仲裁委撤销工伤保险待遇的仲裁申请,通过人身损害赔偿之诉来维护陈某的合法权益。

六、操作指引

1.用人单位将其工作委托或分包给其他自然人负责时,应当与其签订书面协议,在协议中约定该自然人能否雇佣其他人员完成工作,以及承包人违反约定雇佣人员导致出现安全事故时责任如何分配。

2.劳动者在接受自然人的聘任工作时,要明确该自然人是代表用人单位或以自己名义进行招聘,通过签订书面协议或合同明确双方之间的用工关系。

3.劳动者若因工受伤,在不确定其是否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前,可以同时向仲裁委和法院主张工伤保险待遇和人身损害赔偿,待劳动关系确认后再决定以何种案由提起赔偿请求,在诉讼时效内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七、申报材料清单

1、仲裁裁决书;

2、一审判决书;

3、民事调解书;

4、仲裁决定书。

供稿人: 甘静仪
供稿单位: 广东杰海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