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2017年度职工权益维护十大典型案例

网络推荐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 > 正文 < 返回首页
关于加班的举证责任分配
排名:TOP.1
点赞数:202770

一、争议类型

员工主张加班工资情况下用人单位的举证责任分配

二、核心观点

关于劳动争议中加班工资的举证责任问题,一般情况下适用《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由劳动者先对加班事实提供初步证据,只有在“劳动者无法提供由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与仲裁请求有关的证据”情况下方适用用人单位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

三、案情简介

莫某于2017年10月16日入职甲公司处,担任视频拍摄及后期剪辑工作,莫某每月收入由甲公司于次月以现金方式发放,其中2017年10月-2018年3月每月收入分别为2540元、5192元、5102元、4832元、4782元、3833元。莫某在甲公司处工作至2018年3月25日。

莫某主张入职以来甲公司从未与其提及签订劳动合同事宜。甲公司提供《劳动合同》,合同中甲方“甲公司“已盖章,乙方职工栏未有莫某签名,主张未签订劳动合同过错在于莫某。关于工资及奖金发放标准,甲公司提交《员工工资表》、《公司关于奖金池的规定》、《制作序列奖金池统计表(2017.10、2017.11、2017.12、2018.2、2018.3)、《制作部制作单元奖励表》(2018年2月27日)证明莫某工资构成、奖金组成及发放情况,莫某对各表格中手写签名予以确认,但不认可工资表中工资构成及甲公司奖金池规定。加班工资部分,莫某提供自行制作《加班工资请求计算明细表》明确加班时间及金额,并提供部分加班日期机票作为证据提交用以证实加班事实。

2018年5月9日,莫某提请仲裁,要求甲公司支付2017年10月16日至2018年3月25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赔偿、在职期间22天加班工资10114.9元、2018年2-3月奖金2000元、经济补偿金2500元等。

四、裁决结果(仲裁)

(一)裁决理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两倍的工资。本案中,甲公司虽提供己方已盖章合同作为证据,但该合同乙方职工处并无莫某签名确认。现无证据显示甲公司与莫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甲公司虽然主张由于莫某在职期间提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无证据支持其“莫某拒绝签署”的主张。故本委认为,甲公司的抗辩不能免除其按照法律规定支付莫某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莫某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而应当支付额外一倍工资的法律责任。莫某于2017年10月16日入职、2018年3月25日离职,其可主张未签订劳动合同额外一倍工资的权利期间为2017年11月16日至2018年3月25日。结合本委查明莫某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工资收入情况,由此计算出莫某应获得2017年11月16日至2018年3月25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额外一倍工资为21174.84元(5192元/21.75天*11天+5102元+4832元+4782元+3833元)。

对于休息日及法定节假日加班,经核实,莫某提供机票相关具体行程日期仅2017年10月29日(周日)、2017年11月4日(周六)、2017年11月11日(周六)、2017年12月31日(周日)、2018年2月4日(周日)、2017年3月24日(周六)为休息日,其他时间均为正常工作日。莫某提供机票行程涉及日常工作日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他休息日存在加班的,由莫某承担举证不利后果,故对莫某主张上述工作日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他休息日存在加班的情况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用人单位安排加班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劳动者支付加班费“的规定,在莫某实际存在加班的事实情况下,甲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当承担支付义务。对于甲公司主张加班工资由委托单位支付的抗辩,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甲公司提交《员工工资表》均明确存在已付加班费部分,本委不予采纳。甲公司提供《员工工资表》用以证实莫某工资构成及领取情况,虽然莫某对工资构成部分不予认可,但该表格有莫某的签名确认,故对上述证据的效力予以认可,采纳莫某基本工资2000元/月及莫某加班费360元(2017年10月)、450元(2017年11月)、360元(2017年12月)、180元(2018年1月)、90元(2018年2月)实际领取情况。结合已确认莫某加班日期应获得加班费用为183.91元(2017年10月,2000元/月÷21.75天×1个休息日加班×200%)、367.82元(2017年11月,2000元/月÷21.75天×2个休息日加班×200%)、183.91元(2017年12月,2000元/月÷21.75天×1个休息日加班×200%)、183.91元(2018年2月,2000元/月÷21.75天×1个休息日加班×200%)、183.91元(2018年3月,2000元/月÷21.75天×1个休息日加班×200%),甲公司在2017年10月、11月、12月已经支付莫某加班费,超过莫某应当获得的加班费总额,则莫某主张的上述月份休息日加班工资没有事实依据,本委不予支持。扣除甲公司已付莫某加班费用,莫某应获得2018年1月加班费3.91元、2018年2月加班费93.91元、2018年3月加班费183.91元。

关于2018年2月、3月奖金,甲公司提供《制作序列奖金池统计表(2017.10、2017.11、2017.12)、《制作部制作单元奖励表》(2018年2月27日)有莫某的签名确认,故对上述证据的效力予以认可。《公司关于奖金池的规定》、《制作序列奖金池统计表(2018.2、2018.3)未见莫某签名确认,莫某对上述证据不予认可,甲公司也无其他证据证明莫某了解相关奖励制度及2018年2月、3月奖金发放,对此不予采纳。莫某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存在其主张的剪辑专题片5条、甲公司应予支付奖金的事实,应承担举证不利后果,故对莫某2018年2月、3月奖金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经济补偿问题,莫某及甲公司提交《离职证明》均明确莫某“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对此予以采纳。基于莫某因自身原因提出离职申请的事实,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情形,故对莫某经济补偿的主张不予支持。

对于代通知金,由于双方当事人劳动关系解除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应当支付代通知金的法定情形,故莫某关于代通知金的主张不予支持。

(二)裁决结果

1、甲公司于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支付莫某2017年11月16日至2017年3月25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额外一倍工资为21174.84元;

2、甲公司于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支付莫某2018年1月加班费3.91元、2018年2月加班费93.91元、2018年3月加班费183.91元。

3、驳回莫某其他仲裁请求。

五、分析点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但是这一规定并不是说劳动者在证明加班工资的过程中没有一点责任。实践中一般都是劳动者先对加班事实提供初步证据,然后由仲裁庭要求用人单位提供考勤来具体验证劳动者是否加班、加班时间以及加班费。本案中,莫某在对存在加班的基础事实不能提供证据证明的情况下,不能要求用人单位承担此部分举证责任,故仲裁庭对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的加班工资主张部分不予支持。

六、操作指引

现行部分用人单位的劳动合同,没有关于约定加班工资的条款。一方面由于工人加班浮动性较大,统计确切的加班时间难度较大;另一方面,工人上班期间一般不会向用人单位讨要加班工资,只有辞职时不满工资待遇才会寻求救济。部分用人单位存在侥幸心理,故不予明确约定加班工资,但也为今后纠纷处理埋下了隐患。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确定劳动关系时,应当依据法律规定,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详细约定双方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权利义务,对于上班时间、加班工资等事项更应在合同中明确体现。

七、申报材料清单

仲裁裁决书

供稿人: 周磊、梁鹏
供稿单位: 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