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2017年度职工权益维护十大典型案例

网络推荐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 > 正文 < 返回首页
因职工过错造成损失,用人单位要求赔偿
排名:TOP.1
点赞数:380384

一、争议类型

用人单位是否可以就劳动者造成的经济损失对其提出索赔主张。

二、核心观点

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合同》约定“劳动者履行劳动合同期间给用人单位造成的经济损失以及应承担的赔偿款项,劳动者同意用人单位从劳动者工资及各类离职结算款中扣抵。”故用人单位有权向劳动者索赔损失,但劳动者赔偿的数额应综合考量确定。用人单位作为经营者,其获得利益的同时,本身也应承担一定的经营风险,劳动者不应对用人单位的全部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综合劳动者的过错程度、工资收入情况,并考虑到其因交通肇事后果带来的个人生理、心理健康问题、家庭负担等各种因素,按照公平合理原则酌情认定劳动者的赔偿数额为用人单位直接经济损失的20%。

三、案情简介

徐某与甲公司于2015年4月13日签订了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期限从2015年1月1日开始至2017年12月31日止,担任司机一职,徐某每月的工资标准为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奖金,徐某履行本合同期间给甲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以及应承担的赔偿款项,徐某同意甲公司从徐某工资及各类离职结算款中抵扣等。

2015年11月23日16时38分许,徐某驾驶小型普通客车(车主为甲公司)在履行甲公司的工作任务时与黄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在某区某路段发生碰撞,造成黄某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

2016年1月25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某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徐某驾驶车辆忽视安全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控制也没有交警指挥的路口,转弯未让直行的车辆先行的过错行为,是导致该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黄某驾驶未按规定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的摩托车时,未按规定佩戴安全头盔的过错行为,是导致该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根据徐某和黄某的行为对事故发生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由徐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黄某承担事故次要责任。

2016年7月19日,区法院就前述交通事故作出刑事判决书,认定徐某无视国家法律,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一人死亡,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交通肇事罪,判处徐某有期徒刑10个月,缓刑1年6个月。

2017年4月21日,徐某以个人原因辞职,并签署了《财务结算通知书》,该通知书载明甲公司因徐某的交通肇事行为造成了经济损失,甲公司因此共计赔付给黄某家属535727.52元,甲公司要求徐某在收到该通知书3日内向其单位支付该赔付的金额。2017年6月2日,甲公司向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徐某向其赔偿经济损失535727.52元。

四、裁审结果

(一)仲裁

1、裁决理由:

徐某与甲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双方的合法权益均应受到法律保护。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徐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并判处了相应的刑罚,故应认定徐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存在重大过失,同时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徐某同意甲公司从徐某工资及各类离职结算款中抵扣徐某履行本合同期间给甲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以及应承担的赔偿款项,现甲公司有权要求徐某赔偿经济损失,但徐某赔偿经济损失的数额应综合考量确定。用人单位作为经营者,其获得收益的同时,本身也应承担一定的经营风险,劳动者提供劳动过程中的过错对用人单位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属于经营风险的一部分,综合徐某的过错程度、工资收入情况,并考虑到其因交通肇事后果带来的个人生理、心理健康问题、家庭负担等各种因素,按照公平合理原则,酌情认定徐某承担因交通肇事行为造成甲公司直接经济损失的20%为宜,即徐某应向甲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07145.5元。

针对双方争议作如下提示:甲公司作为知名品牌企业,应在进一步完善经营风险管理的同时,更加注重对职工的人文关怀建设,以促进作为品牌企业在行业、社会中的示范作用,体现作为品牌企业的社会价值;若甲公司忽视对职工的人文关怀,麻木地将经营风险转移给职工,势必影响职工对企业的归属感、打击职工的工作积极性,造成职工工作效率乃至企业经营效益降低等负责影响,不利于企业内部劳动关系和谐和外部经营的稳步发展。甲公司应以人为本,在保障自身经营权益的同时,从构建和谐社会的角度出发,妥善化解矛盾。徐某应以该次事故为鉴,在充分认知该次事故带来的严重后果的同时,要敢于面对和承担自身的过错责任,虽然徐某就该次事故受到了相应的刑罚并承担了相应的赔偿责任,但不必为此沮丧,而应端正态度,重新调整心态,克服阴影,勇往直前;在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应增强自身的法律意识,遇事谨慎而为之,切实承担起家庭和社会责任。

2、裁决结果:

(1)徐某一次性赔偿甲公司经济损失107145.5元。

(二)一审

1、判决理由

关于徐某是否应向甲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徐某与甲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双方的合法权益均应受到法律保护。本案双方对甲公司因徐某的交通肇事行为所赔付的金额535727.52元无异议。由于徐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被人民法院认定其无视国家法律,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并判处了相应的刑罚,故应认定徐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存在重大过失,同时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徐某同意甲公司从其工资及各类离职结算款中抵扣徐某履行本合同期间给甲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以及应承担的赔偿款项,故甲公司有权要求徐某赔偿经济损失,但徐某赔偿经济损失的数额应综合考量确定。由于用人单位作为经营者,其获得收益的同时,本身也应承担一定的经营风险,而劳动者提供劳动过程中的过错对用人单位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属于经营风险的一部分,如果严格要求劳动者根据其过错承担用人单位全部经济损失的赔偿责任,实质是将企业的经营风险全部转移到劳动者身上,这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来说不尽合理,因此徐某作为劳动者不应当对甲公司的全部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本院综合徐某的过错程度、工资收入情况,并考虑到其因交通肇事后果带来的个人生理、心理健康问题、家庭负担等各种因素,按照公平合理原则,酌情认定徐某承担因交通肇事行为造成甲公司直接经济损失的20%为宜,即徐某应向甲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07145.5元。

2、判决结果

徐某一次性赔偿甲公司经济损失107145.5元。

五、分析点评

用人单位既是企业财产的所有人,又是企业内部的管理者,当发生劳动者造成用人单位经济损失的情况,用人单位就具有双重身份(既是经济损失的受害人,又是劳动者的管理者)。如果在劳动者履行职责过程中因任何过失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用人单位都可以要求劳动者赔偿的话,无疑将严重加大了劳动者的责任,转嫁了用人单位的经营风险,显失公允。况且,劳动者的注意力、判断力难免受工作环境、工作强度、情绪波动等主客观因素的影响。苛求劳动者在工作中没有任何过失,这是违反常理。《劳动法》第四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八条之规定,对用人单位建立和完善规章制度、对劳动者进行劳动安全卫生教育、职业培训均设置了义务。若用人单位本身管理不规范,制度不完善,教育、培训缺失,在此情况下发生损害事故,显然用人单位也有责任。

劳动关系本质上就是劳动者通过让渡劳动力来换取用人单位的工资。劳动者所获得的工资必然是劳动者所创造的小部分价值,绝大部分价值归用人单位所有。大多数劳动者所获得的工资仅供劳动者维持自身及家庭成员最基本的生活资料支出。因而,劳动者作为弱势群体的赔偿能力本身有限。

故,即使劳动者存在重大过失,也只能根据过错程度、赔偿能力等因素酌情适当赔偿用人单位的损失。劳动者承担用人单位直接经济损失的比例定在10%-40%之间为宜。《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六条规定“因劳动者本人原因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用人单位可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经济损失的赔偿,可从劳动者本人的工资中扣除。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工资的20%。若扣除后的剩余工资部分低于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则按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劳动者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的适用情形,理应建立在劳动合同中有约定或者在合法制定的企业的规章制度中有规定,而且劳动者对造成的损失主观上具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基础上。

广东省高院2017年8月1日印发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粤高法【2017】147号)第5条规定:“劳动者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用人单位直接经济损失,用人单位在双方劳动合同解除后要求劳动者一次性赔偿的,予以支持。劳动者应承担赔偿数额根据劳动者的过错程度等具体情况酌情确定,且不得把属于用人单位应承担的经营风险扩大由劳动者承担。”用人单位对劳动者负有管理之责,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因过错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属于企业经营风险的一部分,不能将上述风险全部转嫁给劳动者,要求劳动者因过错行为全额赔付用人单位巨额损失不符合劳动法精神。

六、操作指引

1、针对劳动者未来可能发生的过失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情况,用人单位怎么办呢?

(1)完善用人单位内部的各项管理制度,细化各项工作流程,对劳动者加强安全保障、管理制度、劳动纪律、职业技能等方面的教育和培训,从源头上预防经济损失的发生;

(2)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因劳动者本人原因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赔偿比例及赔偿方式。由于现阶段国家的法律、规定对这个问题没有统一规定,因而可通过劳动合同的约定来弥补立法的缺失,一旦发生争议,该约定可作为裁决的依据。

2、对于劳动者而言,怎样有效避免工作中的重大过失,以便长期在单位立足呢?

(1)高效完成工作任务,时刻琢磨为单位创造价值;

(2)努力提高职业技能,重视工作中的每一个细节,不因小的疏忽而酿成大错;

(3)严格执行劳动安全卫生规程,切实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

3、若劳动者确因过失导致用人单位损失与单位发生纠纷的,建议劳动者注意:

与企业行政人事部门进行沟通协商,反映情况表达诉求;

向企业工会反映情况并寻求支持和帮助;

在前述无果时向劳动仲裁机构提出仲裁申请,以司法途迳维护自身权益。

七、申报材料清单

1、仲裁裁决书;

2、一审判决书。

供稿人: 肖剑基、朱滔
供稿单位: 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